财富该如何保值?让它脱离网络

这是由俄罗斯企业家西蒙·米哈伊洛维奇(Simon Mikhailovich)提出的问题,而他所从事的便是向富裕家庭客户“销售某种安全”。其公司Bullion Reserve的总部位于纽约,业务是代表客户从精炼厂购买金币,然后用Loomis公司的装甲卡车运走,送到位于两个大陆的、有守卫的仓库。

米哈伊洛维奇是一个杞人忧天的人,对他来说,购买贵金属基金的股份,然后把这些股份交给银行保管是行不通的,毕竟银行是一个用电子信号代表财富的脆弱网络的一部分,而有很多东西都能摧毁网络,包括黑客、对政府作为财富保护者的信心的丧失、流动性危机,或者电磁脉冲。

“我们之前认为永远不会发生的异常事件正在发生,比如旅游被暂停,资产被冻结,战争在欧洲爆发,”米哈伊洛维奇说道。他一直宣称自己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因为在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度过童年后,他非常高兴能生活在一个和平的民主国家。他坚持认为,对金条的投资“并不意味着厄运和阴郁”,而是对风险的重新评估。”

63岁的米哈伊尔洛维奇在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专注于对抗风险。他先是在一家保险公司工作,然后去了一家从事债务衍生品投机买卖的对冲基金。在经历过雷曼兄弟破产带来的打击后,他开始投身黄金领域。

难道大多数金融资产都没有担保吗?银行账户和证券账户不是会有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和证券投资者保护公司的支持吗?但米哈伊洛维奇嘲笑道:如果担保对象小到足以倒闭的话,那这些机构的储备是足以覆盖的,可它们无法应对系统性问题。

“把储蓄托付给金融系统中,就像把备用发电机插到墙上的插座上一样。在电网瘫痪之前,它工作得很好。”米哈伊洛维奇表示。

在线下储存黄金则是另一回事。“这能够免疫网络问题,是坚不可摧的。”当回顾自己在雷曼兄弟的经历时,米哈伊洛维奇说道,“它不存在交易对手风险。”

Bullion Reserves的客户有权随时以金条的形式提取资金,而最近有一些人正在这么做。米哈伊洛维奇认为,当更大的危机发生时,会有更多的人取出黄金,并用其来购买大幅折价的金融资产。

米哈伊洛维奇对黄金的喜爱和他的过往经历密不可分。一个世纪前,其祖先逃离了乌克兰大屠杀,并定居在了列宁格勒(现在的圣彼得堡),在那里,他们用随身携带的金币买到食物。

但他们的逃生之路还没有结束。1941年开始的德军围城战导致该城市有100万人死亡,而米哈伊洛维奇的四个祖父母都活了下来,因为他们从事着重要的工作:一个是俄罗斯军队医疗部队的外科医生,另一个则是一名工程师,后者帮助维持了穿过冰冻的拉多加湖(Lake Ladoga)的补给线。

后来,这家人决心离开前苏联,包括米哈伊洛维奇、他的父母,以及他的两个祖母被允许离开。1979年,他们来到了美国巴尔的摩市,米哈伊洛维奇用自己在列宁格勒一所工程学院的两年学习换来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一年的学分,并最终获得了该大学的政治科学学士学位。

米哈伊洛维奇想成为一名企业家,那为什么不选择开一家餐厅呢?而未来的妻子则告诫他,先从打工开始做起。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因为他进入到了一个私人俱乐部打工,并从该俱乐部的成员之一、美国保险公司U.S. Fidelity & Guaranty的CEO那儿获得了面试机会。

在该保险公司工作期间,米哈伊洛维奇处理了很多问题,比如逐渐扼制了公司不明智的多元化经营,包括一家电脑租赁公司和一家旅行社,并在1997年说服公司发行债务担保证券(CDO)。当该公司易手时(现在是Travelers的一部分),新东家打算处置其资产管理业务中不合适的CDO部分,而米哈伊洛维奇和他的合伙人承接了它。

以此为基础,两人打造出了一家有19名员工、管理着20亿美元资产的理财公司。通过2008年金融危机中的一些卖空交易,该公司得到了快速发展。之后,米哈伊尔洛维奇关闭了旗下的资产组合,合伙人也退休了。虽然前者可以轻松地继续做同样的事,但他感到很不安。

美国政府对拥有美国客户的外国银行实施了越来越繁重的反逃税规定,于是他产生出了开设新业务的想法。尽管自己一丝不苟地遵守了所有的规定,但瑞士银行并不愿意接受,并终止了对米哈伊洛维奇的服务。然后,他便拿着一个装满金条的随身提包走在了苏黎世的人行道上。那里面有多少钱?“我把背弄伤了,”米哈伊洛维奇表示。

2011年,米哈伊洛维奇推出了黄金服务,但时机不太好。金价触顶后开始了漫长的下滑,直到最近才有所回升。三年前,米哈伊洛维奇家族,包括两个已成年女儿在内,收购了一些外部投资者的股份,从而全资拥有了公司。如今,他们管理着3.4亿美元的金属资产,考虑到目前的世界形势,需求上升似乎是有可能的。

Bullion Reserve的出售建议是:一些资产应该脱离网络。电网,无论是电力系统还是依赖电力系统的金融系统,都是不稳定的,任何节点的故障都可能传播到整个网络。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整个纽约市在2003年陷入了大停电。

在距离米哈伊洛维奇办公室以北两小时车程的一个农村地区,有一条向城市供电的输电线路,其建在生锈的电塔上,并沿着一条废弃的道路和一片黑莓地进行延伸。对来说,他们甚至不需要一根炸药就能制造麻烦,只要电锯就行了。

米哈伊洛维奇谨慎地表示,很有可能下一次的区域性停电会严重破坏金融系统。这还远不能确定,但很有可能。

人们应该还记得2008年的金融危机,但其是否知道2019年还有一次类似事件?当时,由国债完全担保的隔夜贷款年化利率飙升到了10%。如果人们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那是因为美联储通过撒钱掩盖了这个问题。但这样能持续多久?

“政府正在推动有史以来最大的通胀泡沫,”米哈伊洛维奇说。“这是不可持续的。”

人们可能正处于对政府或其发行的货币严重丧失信心的边缘。虽然还不确定,但很有可能。

米哈伊洛维奇说,看看加拿大吧,“对于那里的民众抗议,政府的回应是冻结了人们的银行账户。而仅仅不到三周,美国政府就对一个核大国对手采取了类似的措施。”

虽然外币账户形式的资金突然无法获取,但俄罗斯的黄金储备相当有用,毕竟它能被带到其他地方去。

本文作者William Baldwin是福布斯资深撰稿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