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发展何去何从奥运资格不是救命稻草

“东京取得2020年奥运会举办权,这是我们最乐见的结局。”中国棒球协会秘书长申伟曾毫不掩饰自己的期待。

这位中国棒球界的“申妈妈”,带队参加了近十年来所有赛事,亲历了项目被踢出奥运会后的起起伏伏。第一时间关注并得知东京申奥成功,申伟的下意识反应就是:“棒垒球或许有机会与摔跤携手回到奥运会。”能有这样的期盼与信念,申伟说,这都是源于日本棒垒球广阔的市场与雄厚的群众基础,而这些都是中国棒垒球一直羡慕并努力向其靠近的。

但命运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北京时间今晚8时许,国际奥委会开始投票表决2020年奥运会的临时比赛项,摔跤、棒垒球、壁球三者竞选。最终,摔跤轻松胜出重返奥运,棒垒球依然遗憾落选。

“我们从来不会把全部希望寄托于重归奥运,而是拿出相当精力来做大国内的棒球市场。”申伟想得很透彻,也很坚定,“无论项目能否回归奥运,中国棒球都不会坐以待毙。”

尽管在2005年的国际奥委会全会上,棒垒球已被决定了出局命运,但考虑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仍保有该项目,“中国棒球线年开始。”申伟自认充满正能量,“无论什么时候,想对策一定好过徒悲叹。”但对国内棒球专业队从2009年开始的急速萎缩,她也不得不承认,“是否奥运项目,差别太大了。”

有些差别一目了然。“1959年第一届全运会共有23支棒球队,但这也是全运历史之最。”申伟对于无缘见证的盛况很是羡慕,因为现在全国专业队伍仅仅七支。“别的不说,这届全运会进入棒球决赛圈的只允许有六支队伍,但如果是奥运项目,决赛圈会有八支球队。”申伟说。

这两个名额的落差,足以打消许多地方发展棒球的决心,“本来就是小众项目,万一忙活半天进不了决赛圈、拿不了积分,就等于四年白费。”地方犹豫,赞助商也持币观望,2011年中国棒球联赛取消第二阶段循环赛,到了2012年,赛季再也没有开始过。

“我国现行体制下,要靠奥运伸来救命稻草以发展项目,太过被动。”申妈妈说,能回归奥运固然皆大欢喜,若不能,中国棒球也已自寻出路,另辟新天地。

这片开阔地就在校园。与专业队遇冷截然相反,棒球在国内高校却是高人气的时髦玩意。大连开发新区棒球场里,场馆新闻联络人王新也没想到,比赛会迎来那么多观众,而且还都是大学生。人数始料未及,而现场督战的申伟以实际行动表达欢迎:“大学生是我们棒球未来的生存土壤,赶远路来看比赛,我一定尽己所能安排妥当。”

这批球迷有来自清华大学,有上外学生,也有就在场地旁边的大连大学就读的,无论来自哪里,他们各自学校里都有不止一支棒球队。“现在中国棒协与教育部合作,全国有超过140所大学拥有棒球队,如果加上中小学,总共有千余所学校开展棒球。”让申伟欣慰的是,现在国内棒球人口刚突破十万,校园热潮是最大原因。

为了让校园的春风更好地惠及棒球运动,在政策上,从2014年起,全国会增加青少年棒球一级运动员的名额,并鼓励更多学校招收这些一级球员。“只要从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形成体教结合一条龙,中国棒球的生命力可以不完全依赖奥运会。”申伟说,打开青年受众、拓展市场,这是一份真正的事业。

东莞太子辉涉黄被拘遭绑中国游客安全文章回归家庭中国26人养1公务员国务院大人物被人肉两桶油获补贴超千亿MH370位置大致确定蒙冤叔侄出狱买宝马沈阳地铁骚动兰州居民诉水厂遭拒国家部委处长晒工资北京村民持刀抗强拆兰州突遭冰雹袭击曝奶茶妹妹追刘强东女演员柏青病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